三华投资欢迎您
   咨询热线:
   1387487096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客户留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首页        关于我们        美国留学        高中生交流        考察培训        投资融资        移民美国        华裔华侨交流网        网上咨询       下载中心
高中生交流项目
美移民局网站
中国湖南教育/富岳留学服务中心
教外综资认字[2000]123号/124号
电话:0731-8430-3149
传真:0731-8430-4050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五一中路
   平和堂商务大厦19楼1909室
邮编:410005
当前位置:首页-交流学生故事
交流学生故事
《追梦少年——洛杉矶的报告》微缩版6-10

         郑重提示:凡引用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发行、 由邹再华(美)所著/《追梦少年_洛杉矶的报告》书内容的,必须注明出版者、著作者和国际统一书号(已经正式出版并进行过版权登记)。该书所有资讯构成(文字、图片等)的版权和著作权受中美两国知识产权法保护任何侵权(特别是盗印)行为将受到追究!未经著作者本人书面授权,不得使用本微缩版。该书在新华书店、当当图书、弘道图书和洛杉矶的世界书局有售。

-------------------------------------------------------------------------------------------------------------------------------------------------------

第二篇  追梦

  6. 凌林:奇异联想

  凌林在新爱心家庭的时间不到12小时,我接到了凌林的母亲打来的越洋电话。她对我诉说宝贝儿子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种种事实:男女主人没有正式结婚,叫她们的名字就可以了。电话的定义是“姘居”。第二,家里一天进出净是些男人,潜台词是从事色情行业的妓女。第三,一群人在家里喝酒。第四,凌林房间里连一张桌子都没有,看书做作业没有地方。有一间房子出租给一位美国高中生,潜台词是家里“穷”。听到这里,我倒抽一口冷气,连忙表示会尽快解决凌林的安置问题。凌林的安置怎么搞成这样?夜深了,我怀着一半理解,一半相信,将心比心的心情上床,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担心着凌林今晚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郑重其事地向基金会提出了凌林母亲电话的问题。送凌林去的Mark 副主席在场,他说:“如果这样的家庭和学校都不能满意,只能送回中国!”根据两个极端的反映,我要求到凌林“爱心家庭”看个究竟。当即得到同意。

    凌林的爱心家庭从外面看,房檐上星星灯把整个房子的轮廓照得清清楚楚,那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式独立屋。不同的是有一个停车场竟可以同时停6台车。停车后,艺恬打电话进去,女主人接了电话,凌林出来招呼我们进屋,被让进典型的美国式壁炉里熊熊燃烧着的木柴吐出来的火焰,使整个屋子暖洋洋的客厅。女主人看上去30出头,一看就知道属于容易与人相处的那种类型。打过招呼后,我们表示希望与凌林单独聊一下。女主人离开了客厅。凌林对我们重复了大体上从他母亲电话里听来的那些事情。显然,凌林母亲只是凌林的传声筒而已。我对凌林说,同居不结婚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中国人中已属相当普遍,不足为怪。女主人明明白白地主动告诉你,表现了美国人的坦诚,不能用“姘居”来描述。

  女主人是一位运用自然疗法专为职业病引起的工伤、运动伤害和车祸受伤人士恢复健康、具有自然疗法复健家庭医师执照的执业医师。病人往往是经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再转诊到这里继续进行“复健”的。这是美国一种很受尊重的职业,报酬很高。她的诊所与居屋是分开的两栋房。诊所有运动器械,是政府批准使用医疗保险卡治疗的诊所,决不是色情场所。说女主人从事按摩,形同妓女的说法是错误的。说到喝酒就更有意思了。赶巧那天是美国每年一度的美式足球节。男女主人和来她们家一起看比赛的朋友所喜爱的球队胜了,球迷们一起喝些酒庆祝庆祝。美国政府校车是免费的,凌林为什么要付90 美元?女主人说:是凌林不想走50 米到校车固定停车点上车,特别要求校车在家门口停车接送,需一次性付费才能享有这种特殊服务的原因。为了怕凌林同学感到寂寞,细心的女主人以廉价出租一间房子的方式找来一位美国高中男生Peter,并非因为穷而分租房子。凌林对这个同学的初步印象还不错。就凌林妈妈投诉的做作业没有书桌问过女主人后向凌林介绍,出于对未成年人安全的考虑,美国家庭房间里一般不摆放书桌。孩子们做作业,应在监护人容易看得到的餐厅或客厅里完成。聊完这些后,我们提出想到凌林的房间看一看。凌林的房间没有整理,早上凌林是如何从被子里钻出来的,一看便知。我摸了一下被子,质感不错。房间有电视、音响、床头柜、挂衣柜。经过交流,凌林脸上露出了欢愉的笑容。我们代表凌林的中国父母亲向她表达谢意!我们说是在了解到凌林有些想家而来访问的,现在好多了。请女主人体谅与父母亲感情很深而又是第一次出国、想家的心情。她连忙说,凌林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希望他在新家生活愉快。当晚,我把拍摄的凌林爱心家庭和学校的照片发给了凌林妈妈,同时打电话说明了我们三人去看凌林的情况。谁知凌林母亲竟然说,我知道情况不会是我对你们讲的那样,我想的这个法子是想要你们去看看凌林!

     几天里,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凌林在刚刚到达家庭不到24 小时能提出如此多且想象力极为丰富的问题?爱心家庭与学校相距很近,为什么不可以走读?离校车站很近,为什么不肯走50 米而要交90 美元的特殊服务费?以后听到类似中国家长的投诉电话,如果不是相距较近,要飞过去吗?如果不飞,是相信基金会安置官员?还是听信中国学生与学生家长?我一时找不出答案,心里有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7. 凌林万圣风波

  万圣节快到了,凌林按老师要求买了一个南瓜。在老师的指导下,凌林把南瓜雕刻成一件他自认为非常得意的万圣节艺术品——土著印第安人头像,高高兴兴地拿回家。刚准备迈进家门时,突然听到男主人严厉地吼道:站住!凌林站住了。接着听到:把手中的南瓜放下!凌林放下了。随之再听到“扔进垃圾箱”时,凌林生气地说:不,这是我的私人财产!男主人站起身,更严厉地说:扔进去,否则不要跨进家门!凌林第一次看到男主人那可怕的样子,一边擦眼泪一边不情愿地照做了。扔了南瓜后,凌林躲进自己的房间生气不出来,晚饭也不吃。女主人想找他谈谈,叫几次也不开房门。男主人打电话到基金会让他尽快搬走!主席George 先生打电话跟我商量怎么办?我建议再到爱心家庭访问一次,看看是否有转机,乔治采纳了我的意见。

星期六,凌林不上课,基金会通知了凌林爱心家庭的男女主人,说明我们想再次造访他们的意图。征得他们同意的第二天,我把车开到基金会总部停车场后和George 先生一同坐基金会的车赶赴凌林的爱心家庭。基金会主席在超市买了一整箱中国辣酱等100多美元的礼品,我也买了40多美元准备送给凌林的食品。凌林出来见我们时,脸上没有笑容,也没有向我们问好。基金会送给爱心家庭的礼品,男主人放在餐桌上。我送给凌林的,他却搬进了自己的房间。男主人脸上掠过的一丝不快让我感到这可能会使问题复杂化。我立刻要求凌林把我送的食品拿出来也放到餐桌上,凌林显得有些勉强但还是照做了。我们同主人打过招呼后,把凌林带出这个家,在附近的一家中餐馆一起一边共进午餐一边听凌林介绍那天发生的事情。凌林说的与男主人打电话告诉基金会的情况基本一致。乔治对凌林说明不让他把万圣节的南瓜搬进房子是这里的墨西哥裔人的禁忌的原因说了。凌林说他并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他事先不说还那么凶?我们安慰了凌林后带他返回爱心家庭,与男女主人一起当面做交流。我们说:男主人事前并没有介绍万圣节的禁忌,是有部分责任的;凌林同学虽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说明凌林是一个能倾听别人意见的好孩子,希望双方消除误会,继续在一起生活。男主人没有再坚持凌林必须离开的意见,凌林表达了不会计较男主人的态度,乔治和我趁机把男主人和凌林的手拉起来,双方都说了声:Sorry!算是达成了和解。我们如释重负,高兴地离开了凌林的爱心家庭。

 

8. 凌林:湖中骑“牛”

  凌林家男主人星期四晚餐时说:下周刚好是长周末3天长假,大家一起去旧金山参加他妹妹的生日PARTY 。明天(周5)下午3点钟下课时,在学校接了他们后直接去旧金山。凌林不满18 岁,不能让他一个人留在家里。令人意外的是,凌林马上说他不去,已经和同学约好在学校操场上打篮球。如果凌林不去,至少得留下一人看护他,妹妹一定会不开心。男女主人商量决定,扛也好抱也好,一定要一起去旧金山才行。男女主人开着SMG 高座车到学校,Peter 准时在商定的地点等着,凌林却没见人影。往操场深处一看,凌林正与几个同学起劲地打球。男主人坐在副驾驭位置上,由女主人开车停在接近凌林的球场边上。男主人下车再次动员,凌林仍坚持不去。见无法商量,男主人抱起凌林就往车里塞。凌林大喊:“不去!你这不是绑架吗!”凌林就这样不情不愿地随车去了旧金山。晚上10点多,到了男主人妹妹家,特别对中国学生的到来表达了隆重欢迎。凌林此前没有到过旧金山,一路的新奇感让他平静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亲友们向开放烧烤野餐的一个名叫橡子湖的地方开去。快到目的地时,看到烤炉和帐棚都摆弄好了。凌林爱心家庭的男主人在帐棚里很快换好衣服,径直快步赶往湖边停着的水上摩托,骑上去,在大湖里转了两圈。凌林见状,连连叫着男主人的名字,要他尽快把水上摩托车开过来。凌林翻身坐了上去。男主人发动水上摩托,在湖里慢慢地转了一圈后,把凌林送到岸边,要他上去。凌林说:一点都不剌激!还要玩。男主人说:坐稳了?男主人加大马力,水上摩托呼的一声冲出好远,凌林连呼好玩,叫喊要来更剌激的!男主人把马力开得最大,在湖中转了三圈,回到岸边时,来了个急刹车。不想凌林重心不稳,翻到了湖中。凌林正准备显示一下他游泳的本领,突然想起钱包、信用卡等都在身上。凌林大声叫喊:我要上去!男主人一下就把凌林拉上了岸。凌林一摸身上,还好,钱包没掉进湖里!打开一看,全湿了!凌林气急败坏,指着男主人说:你真不是一个好东西!故意把我翻进湖里,钱包和信用卡被你弄成这样!男主人也不客气地说:是你要玩剌激的!你钱包都不放好就来玩,怪谁?凌林发怒了,厉声说:我不在这里待了,我要回去!凌林穿着一身透湿的衣服和运动鞋在干净的帐棚里的地毯走来走去,地毯被凌林踩上很多泥水鞋印,加上衣服上滴下的水,帐棚被弄得脏兮兮的。

  大家虽有点光火,但顾念到他是一个外国学生,耐着性子劝。凌林越劝越来劲,要立马回洛杉矶!男女主人说了声:“抱歉!下回见!”后,驾车回洛杉矶。车开动不久,凌林就呼呼地从睡着了,一直睡到快到家才醒。回到家,凌林精神来了,又同男主人吵起来。由于凌林这两天连连让他不高兴,正在气头上!对于凌林的一再无理取闹,也不相让。两人你来我往,越吵声调越高。在旁一直没有吱声的Peter 实在看不下去,说了一句,你俩怎么就像是疯子!凌林上前找Peter 论理。Peter 对凌林说:明明是你自己做错了还赖人家!在旧金山吵,回到家还吵,你累不累?凌林对一直持观望态度的Peter 不出手帮他很恼火,见他自己撞上来,就毫不客气地骂道:马屁精!走狗!Peter 回敬他:疯狗!凌林像输光了的赌棍,从地上检起一块砖头朝Peter 扔过去,正落在Peter 的裸关节上。Peter 哎哟一声,血冒出来了。男主人见此情况,操起电话就要报警。女主人连忙按住了电话机键说:快包扎孩子!男主人没有坚持,取来保健箱,给Peter 赶紧包扎起来。这时的凌林也有点怕了。女主人走到凌林跟前说:你知道报警后果是什么吗?你会要被关进监狱的!好在情况不太严重,女主人要凌林赶紧给他俩赔不是。凌林赔了不是。男主人认为不打电话报警把凌林关进去,也决不能让他在家再呆下去了。经基金会一再交涉,凌林的爱心家庭虽然同意在未找到新的家庭前让他继续待一阵子,但最后期限是圣诞假期过后新学期开学前。

 

  9. 凌林:软件下载

  凌林的新爱心家庭共有5个成员:爸爸、妈妈,两个在读大学与一个在读高中的儿子。爱心家庭爸爸是凌林所读基督教高中的牧师,母亲是这个学校的首席学生顾问。新的爱心家庭在一个高尔夫球场别墅区,是一栋很典型的欧式风格三层新别墅,房子里的摆设典雅华贵,客厅和房间着铺着厚厚的地毯,客厅正中摆放着一架质地优良的钢琴和一台新款台式电脑。为了了解凌林在学校的实际表现,经留学基金会同意,我们到凌林新的学校和爱心家庭做一次实地访问。

  他就读的学校离我家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学校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凌林已经放学回家了。我们以他父母亲的朋友的身份找到了一男一女俩位任课老师。他们都说,凌林以前上课有时睡觉,不用功,现在好多了。

  凌林新的爱心家庭爸爸已经接到我们来访的电话。当凌林引我们进入家庭后,主动过来与我们交谈。他介绍了凌林的一些情况,郑重地说,他的太太负责凌林的学习和管理,现在有点急事在处理,请我们等一下。我们欣然点头表示理解。趁机,我要求凌林让我们看看他住的房间。凌林住的房间不大,除开床和床上用品外,房间里有电视、音响和一个壁柜。凌林整理得还算整齐、清洁。一会儿,凌林的爱心妈妈出现了,说了家庭对凌林的要求。总的印象是,不是很好,但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怀着高兴的心情给凌林的父亲打了个电话,他很高兴儿子总算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坏的消息。为此,凌林父亲郑重决定奖励凌林一架他曾经提出过但未答应的数码相机。我再次叮嘱凌林好好表现。

  不久,凌林主动给我来电话:解释由于英语听说都有困难,英语写作没做作业,结业考分虽是C,平均下来却不及格,受到学校学习警告处分,限令一个月内补交作业,否则要他退学。做学生首席顾问的爱心妈妈被这条坏消息弄得很不高兴。我收到如实转告了凌林父亲,说凌林能主动打电话给我谈他的问题,是他诚实和有上进心表现。第一学期英语写作结业考的成绩是“C”,只因听说上的困难没有完整完成作业而被总评不及格,学校只要凌林补好作业,结业成绩可以由不及格升到“C” 。凌林爸爸虽喃喃地说,我就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改变的,但仍然充满信心地说:凌林有这样的表现,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了,但愿他不要再走回头路就好!一个月后,凌林再次打来电话说补好了作业,成绩也上到了“C” 。我让他一定要把这个消息亲自告诉父亲。他父亲听到儿子亲口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感到非常高兴,但仍有些不放心,要求我与基金会联系予以证实。

  然而,在4月底,离交流项目结束只有两周左右时间时,还是发生了一起意外。凌林的爱心爸爸从市场上买回来一个游戏软件装在家里客厅的电脑上。凌林玩过后觉得很好玩,曾要求爱心家庭爸爸同意他复制到他的手提电脑里。爱心爸爸当时非常明确地告诉他“不可以!” 。但凌林仍然将这个游戏软件偷偷地复制到了他自己的手提电脑。他不但在家里玩,还带到学校去给同学们玩。一天,正当他和同学们玩得起劲的时候,在学校里做牧师的爸爸来教室找他,看到很多同学聚在他的座位上,玩他不让复制的游戏软件,爸爸很不快,但没有马上发作。回家后,爸爸质问他:为什么不听劝告?凌林耍小聪明地说他是从网站上免费复制的。爸爸不动声色地说:那好,你当面重复做一次给我看看!凌林东弄弄西弄弄就是做不到。爸爸更生气,把情况告诉了负责凌林管理的妈妈。妈妈以他不服从管教、侵犯知识产权和欺骗三个错误要求他立即离开家庭。妈妈将决定通知了基金会,请基金会尽快将凌林接走。

 

  10、凌林:行为矫正(1)

  基金会主席打来的电话,凌林又被爱心家庭赶了出来。鉴于凌林一再表现不好,决定将其遣返。当决定通知凌林,情绪反映非常激烈,吼叫:“有什么了不起!美国有什么好!回去就回去!”我打电话给凌林父亲。他听后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连连问到:怎么弄成这样,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我说:要我过来,却未必没得商量。问题是凌林态度不好。凌林爸爸说:让他听电话!我站在旁边听得很清楚。平常温和的凌林的爸爸说:“我不会到广州接你,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以后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一分钱!”接着,电话挂了。凌林垂头丧气地对我说:老师!你去求求他们啰!我问凌林:究竟想不想回中国去?他十分肯定地说:不想!我再问:为什么不想?凌林说:我喜欢美国!我说,你刚刚还说:回去就回去,美国有什么好?凌林说那是说的气话。我对基金会的几位负责官员说:这个学生是我推荐的,我想在美国挽救他。主席George 先生说:你有法子?你才进来时没有看到他的眼睛横着吗!我说:我想试试行为科学中“行为矫正”方法对凌林是否有效。如果能通过测试,可以留下他。通不过测试,我不会再坚持。大家表示同意让我试试。我说,如果凌林半途而废,今天晚上的航班就可以将他送回国。此时的凌林,声音又低了八度。我对凌林说,你要接受“行为矫正”。他说听不懂。我说,全部做完你会明白的。他答应了。我又说:你的毛病是一切自以为是,为所欲为,不知道什么叫“规矩、服从”。今天你必须按我的要求完成所有科目才算通过测试,处分才有可能改变。他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在操场上,他一听做准备运动就想到跑步。竟毫不隐晦地说:“我最不喜欢跑步了!”我说:你别无选择!我发出慢跑两圈和快速跑一圈的口令。他懒洋洋地开跑。我看到但没有示意他停止或加速。跑完后,我问他:感觉如何?他答:没有感觉!我说:那好!再跑一圈!他跑完一圈回到我面前。我问他什么感觉?他说头痛!什么想法也没有!我又说:很好!再跑一圈!他眼睛瞪着我,有些抗拒再跑的意思,说:还跑?为什么?我坚定地对他说:我无须解释!再跑两圈!他当然知道抗拒的下一步会是什么!这一次,他全力跑完两圈。当我再问他时,他说:服从!服从!绝对服从!这时,我对他说:你站到足球架那边去,面对着我,以你最快的速度朝我站的方向加速跑,来回两次。他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眼神在说:真恨死你了!但他还是无奈地跑开了!第一个来回跑完,我说,不错!再跑一个来回!他跑到足球架面前,离要求还有半个来回时不跑了,坐在地上不起来。我走过去,对他说,我数10下,如果你没有站起来,就下课!他并没有立即站起来。我开始数数。当数到7时,他一骨碌站了起来。人刚刚站稳,我又发出了跑步的口令。他又跑了一个来回,没叫停,他也没有停下来,继续跑。可能是他从心里认为自己应好好被惩罚一下,自然而然,跑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他确实有点体力不支了。我说行了,这个科目结束!我问他有什么感觉,他有气无力地说:这是他第一次无可奈何地任人摆布。他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如果我还要他再跑下去,可能会跟我对着干了,好在我收得快。我说:你还有力气反制我?他有些惊恐地说:没有啦!你别又来了!我看了看表,进行了25分钟。

版权归所有       技术支持:众志信息 湘ICP备08100166号